人氣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334章 罪名變得更重了的緒方分享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绪方老弟!你醒了啊!”仍旧抓着绪方的袴的风魔朝绪方兴奋道。
“……风魔大人,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些人,他们和其他寻常人相比有些特别,他们喜欢性别和自己相同的人。不知你……”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334章 罪名變得更重了的緒方閲讀
绪方的话还没有说完,风魔便没好奇地朝绪方说道:
“你放心!我才不喜欢男人!我只是在给你上药而已!”
“你的两条腿上也有不少的伤,我把你的袴脱了,方便我上药而已!”
绪方也知道风魔帮自己脱袴,肯定是为了帮自己上药,他刚才之所以这么问,只是单纯地跟风魔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已。
毕竟绪方也看到了自己的上身涂满了颜色各异的药粉、药膏。
——嗯?
望着自己几近沾满自己整个上身的这些药粉、药膏,绪方挑了挑眉,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风魔大人……刚才是不是你在给我的上身涂药?”
“嗯?对啊,是我。”
风魔将绪方的袴完全脱下,一边给绪方的下身上着药,一边跟绪方接着说道。
“你身上的伤虽然都不是致命伤,但数量可不少呢,从钝伤到割伤,什么样的伤都有呢,所以要换不同的药来治你身上的伤。”
“我擦得手指都酸了呢……嗯?绪方老弟,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奇怪?”
“没什么……”
——所以我刚才感觉滑滑的、在我身上滑来滑去很舒服的东西是……
思绪到这,绪方便再也想不下去了……
稍微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绪方开始认真地打量起自己周围的环境。
“风魔大人,这里是?”
“我家。”风魔言简意赅地回答道,“你已经睡了3天2夜了。”
绪方偏过头,看了一眼身侧的窗户。
身侧的窗户敞开着,透过敞开的窗户能看到晴朗的蓝天。
望着这晴朗的蓝天,绪方竟有着种“久违了”的感觉。
虽说据风魔刚才所说,他已经睡了3天2夜,但对于绪方来说,卷入“掘墓人”摧毁京都的风波之中、以及攻入二条城的“二条城天守阁之战”等一系列的事情,都只是昨夜所发生的事情。
“绪方老弟。”风魔冲绪方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你现在在京都成了一个大名人了啊。”
风魔向绪方介绍着在他昏迷过去的这短短的3天2夜的时间里,京都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首先——京都所司代户田忠宽被关了紧闭。
二条城被入侵,本丸御殿的天守阁被直接焚毁——这对于江户幕府来说,应该算是自开幕以来前所未有的巨大丑闻了。
身为“幕府于京都的代表”——京都所司代户田忠宽,自然是背负着毋庸置疑的第一责任。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334章 罪名變得更重了的緒方
在尾张藩大名德川宗睦的暗示下,户田十分自觉地把自己紧闭在家,等待幕府之后的处罚。
户田进行自我紧闭,主持京都大局的这一重要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神山的头上。
神山接过主持京都目前大局的重任后,在长谷川的从旁协助下,所展开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满城追捕“掘墓人”中的漏网之鱼。
3天前的山鉾巡行中,在长谷川等人的指挥下,在山鉾巡行的现场抓了不少的“掘墓人”的成员。
对这些被抓来的“掘墓人”成员一番刑讯逼供后,这些人就立即吐出了他们于京都布置的其余小据点、哪些地方还有他们的成员、以及他们的“毁灭京都”的计划中的另外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内容。
虽说绪方成功将那些潜伏在六大剑馆中的“掘墓人”成员干掉大半,但还有小半人因为士气崩溃的缘故,赶在被绪方干掉之前逃出了二条城。
光是这些漏网之鱼,就足够京都府的众人花上一番功夫去抓了。
因从这些“掘墓人”成员中获取到了确凿的证据,神山便于昨天向全京都宣布:绪方一刀斋是冤枉的。
于京都城内连杀45人的杀人凶手并非绪方一刀斋。
六大剑馆的馆主与大量弟子被屠的惨案,也和绪方一刀斋毫无关系。
而是一伙打算破坏京都的疯子们所折腾出来的疯狂戏码。
那伙之前积聚在二向町,扬言要绪方出来对质,最后又被绪方一刀斋打了个溃不成军的六大剑馆的“弟子”,就是那帮混入六大剑馆中的疯子们。
六大剑馆的馆主和大量弟子就是被那些混入剑馆中的疯子们所杀。
只不过……虽说绪方身上的这在京都滥杀无辜的黑锅是被摘掉了,但绪方却背上了一个更大的污名。
这更大的污名就是——攻打二条城,便在二条城内纵火。
当时冲进二条城内围杀绪方的,还有那些见钱眼开、盯上绪方那颗值钱得不行的脑袋的赏金猎人们。
而这些赏金猎人也是最快士气崩溃、从二条城内逃出来的那批人。
这些成功逃出的赏金猎人都统一指认——攻打二条城的人,就是“刽子手一刀斋”绪方逸势!
绪方的通缉令他们早就看了成百上千遍了,因此当时在二条城天守阁上的决战开始后,他们仅一眼就认出了那名胆敢孤身一人攻进二条城内的人,就是绪方一刀斋。
而当时刚好就位于二条城的东大手门附近的普通百姓们也都指认——他们当时的确也看到一名脸长得很像那张绪方一刀斋通缉令上的画像的青年直冲二条城。
种种证据都指明——那名创下孤身一人攻进二条城的壮举的人,确是绪方一刀斋。
而这污名和“在京都滥杀无辜”的污名不同。
“在京都滥杀无辜”并非绪方所为。
然而攻打二条城,就确确实实是绪方所为了。
虽说攻进二条城内的绪方,成功帮助京都府干掉了大半那帮打算毁灭京都的疯子,起到了不小的积极意义。
但攻进幕府权力象征的二条城,就是怎么洗都不可能洗清的巨大恶行了。
在静静地听完风魔讲解完这些天所发生的各种事情后,绪方轻笑了一声:
“风魔大人,你觉得我的首级的价格之后会飙高到多少钱呢?”
“我觉得给你的首级飙多高都没用。”风魔苦笑道,“先是在广濑藩以一敌百,现在又在京都孤身一人打下了二条城,斩级无数。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赏金猎人有那个胆量再来取你首级?”
“那些靠赏金为生的人,之后见到你只怕是都会绕着走啊。”
“哈……那可真是太好了,那些时不时就会从不知什么地方窜出来的赏金猎人,说实话,真挺烦的……”
说到这,绪方话音一顿,然后朝风魔问道:
“风魔大人,阿町呢?”
“阿町这些天也住在我这里哦。和我一起照顾你。”
“啊,阿町主要负责做饭,以及帮你洗衣服,我负责帮你疗伤、上药。”
“我身上的这些伤原来都是风魔大人你治的啊……我还以为你专门请了个医生给我治呢。”
精彩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漱夢實-第334章 罪名變得更重了的緒方熱推
“现在这种时候,我哪敢去请医生过来。”
风魔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应道。
“你现在应该是全日本最凶恶的贼人,没有之一了。”
“为了抓你,官府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出动军队。”
“请了个医生过来,医生看到我这里有个长得和绪方一刀斋很像的病人后,说不定等第二天的时候,大军就将我这里包围了。”
“放心吧,我姑且还是会点医术的。”
“我风魔之里以前的那些伙伴们受伤后,基本都是我负责给他们疗伤。”
“你身上没有致命伤,你身上的这些伤我还是会治的。”
风魔抬起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阿町去外面买今晚的食材了。”
“应该快要回来了。”
风魔的话音刚落,房外便响起了一道爽朗的声音:
“我回来了!”
……
……
同一时间——
京都,某间旅馆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光着上身、躺在床上的牧村,发出令人闻之不由得紧皱眉头的惨叫。
琳一行人共在这间旅馆内开了2间房。
1间供琳一人居住,另外一间则供牧村、岛田、浅井3人居住。
此时此刻,琳、牧村、浅井共处于牧村他们居住的房间内。
“牧村,忍着点。”
跪坐在床边,给牧村上着药的浅井皱眉道。
“你这药……真是不管用几次……都没法习惯啊……”脸上满是冷汗的牧村疯狂倒抽着凉气。
“这是在我老家萨摩那小有名气的神药。对这种割伤有奇效,虽然疼是疼了点,忍着点吧。”
说罢,浅井再次将手中的一个小葫芦往前一倾,浅棕色的药水顺着葫芦口流出,朝牧村腹部的伤口浇去。
牧村只感觉似乎有一团火流到了自己身上。
惨叫再次自牧村的口中喷出。
不远处的房间门口处,琳正朝因忍受不了牧村的惨叫而前来投诉的住在隔壁房间的房客鞠躬道歉着。
精品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34章 罪名變得更重了的緒方鑒賞
“真的是非常抱歉。”
琳朝身前的这名中年女性行着挑不出任何错误的鞠躬礼。
“我会让我的伙伴好好注意的。”
见琳的认错态度良好,怒气消去一半的这名房客才终于不再追究。
待这名前来投诉的房客离开后,浅井对牧村的换药才刚结束。
“这种痛苦的换药……”呈“大”字型躺在床上的牧村有气无力地说道,“每天都要进行3次吗……”
“没错。”浅井一边将他的药壶收好,一边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的这些药能有效防止你的伤口化脓,不想伤口化脓而死的话,就给我乖乖每天按时换药。”
“不能减少到2次吗……”
“弥八。”这次换琳用不悦的语气朝牧村说道,“不可讳疾忌医。给我好好地每天按时换药。”
“是……”
“主公!”就在这时,房外突然响起岛田的声音。
“是胜六郎啊……进来吧。”
见获得琳的进门许可后,岛田一把拉开房门,快步踏入房内。
岛田的怀里抱着一个大纸袋,纸袋内装满了热气腾腾的包子。
他刚才受琳之命,外出购买他们这一大帮人今夜的晚饭。
进到房内后,岛田便立即朝琳说道:
“主公,我刚刚回来时,恰好在旅店偶遇到了神山大人。他说他要找牧村前辈。”
“找弥八?”琳挑了挑眉,“让他进来吧。”
……
……
“牧村,这次……真的是非常感谢你。”
牧村、浅井、岛田3人居住的房间内,神山坐在牧村一行人的对面,朝身前的牧村恭敬地行礼着。
在岛田的帮助下坐起身来的牧村,微微点头,以示收礼并还礼。
“不用谢。只是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真没想到……”神山眼中所流露出来的情绪变得复杂了起来,“幕后黑手……竟然是国枝啊……”
“……不。”在沉默半晌后,面无表情的牧村轻声道,“神山大人。从某些角度上来想,幕后黑手并不是顺六啊。”
“顺六于3天前的夜晚,跟我说了一句话。”
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34章 罪名變得更重了的緒方讀書
“他说——仇恨幕府的人多得是,他轻轻松松就拉起了一支队伍。”
“如果不是因为仇恨幕府的人的数量如此多,仅凭顺六一人也无法成事。”
“倒不如说——如果这是一个仇恨幕府的人的数量很少的时代,顺六会不会变成那个样子,都是一个问题呢。”
“所以——神山大人,你明白我刚才这句话的意思了吗?”
神山露出苦笑。
“牧村呀……你的这个问题,让我这个幕臣……相当地难接啊……”
“你听明白我的意思就好。”牧村耸了耸肩,“好了,神山大人,闲话就说到这吧,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说罢,牧村朝跪坐在神山身后的一名非常拘谨的青年努了努下巴。
“神山大人,那人是谁?看上去不像是官差啊。”
神山并不是一个来的。
他带了两个人一起过来。
其中一人牧村认得,是神山的心腹之一。
另外一人的脸,牧村就从未在奉行所内见过了。
“哦哦,他呀。”
神山转过头,看了这名拘谨的青年一眼。
“他就是你们想要的人啊。”
听到神山的这句话,刚才一直跪坐在一侧旁听的琳率先反应过来神山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瞳孔微微一缩。
“牧村,你们与我合作的前提不久是——待事成后,将那名因涉嫌医死人的名为玄仁的医生放出,并带来让你们见一面吗?”
“这小伙子就是那个医生——玄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