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30d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1128、案底企業家讀書-h2sj8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王倩呆呆的看着顾晨,然后摇头。
“你不知道?”顾晨说。
“警察同志,20年。”王倩伸出两根手指,弱弱的道:“这20年前的东西,要说记得,那我肯定是撒谎了。”
“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那个人高高瘦瘦的,耳多下边有个黑痣,这个我倒是印象深刻,因为我耳朵下边也有颗黑痣。”
话音落下,王倩测过右脸,指着右耳下方道:“看见没?只不过那人的黑痣,比我这颗要大很多,一眼看去,非常明显。”
顾晨根据王谦的讲述,将购买胶带者的具体特征记录在案,又问:“那还有没有其他特征?”
“呃,普通话说的不是很好,也不是江南市本地口音,可能带江北口音吧。”
“江北口音?”顾晨迟疑了片刻,问王谦:“你怎么就断定是江北口音?你听得懂江北方言?”
“当然,我爱人就是江北人,他说话就带点江北口音,所以这点我非常清楚。”
“也正是因为这几个特点,所以我才记得住这人的一些特征,否则我早就忘了。”
感觉在王倩这里也并不是毫无收获,至少说明,曾经来店里购买过胶带的男子,跟凶手肯定脱不了关系。
考虑到王倩交代情况的真实性,顾晨决定返回江南市,去找当年在市三中对面开店的其他店主,以求证王倩的说辞。
而另一边,王倩所交代的情况具体如何,顾晨还有待商榷。
但是顾晨在王倩的文具店里,找到了20年前同样种类的胶带。
但是顾晨目前来说,并没有发现这名叫王倩的女子,与被害人鲁俊之间存在任何关联。
夺运之瞳
至尊年代
返回到杭城分局刑侦队,大家依旧坐在一起集中讨论。
聂琴道:“我们的侦查员查得特别仔细,但是越查越觉得这个女的不像是参与了案件。”
“办案件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方向错了。”顾晨双手抱胸,若有所思道:
“从那枚指纹提取的位置看,有九成的可能性是犯罪嫌疑人所留,但是有时候就是那么凑巧,偏偏这枚指纹就不是犯罪嫌疑人的。”
“王倩也就是那一成?”袁莎莎问。
顾晨默默点头:“概率这东西,很难说。”
“但是这条线索至关重要,为了核准这条线索,还需要杭城的刑侦同僚们,围绕这个王倩的生活经历、社交关系、经济来往、活动轨迹等开展深入调查。”
“这个放心,交给我们好了。”刑侦队的一级警司道:“经过我们几次研判,其实最终可以排除她的作案可能,因为这枚指纹很有可能是她在售出胶带之前粘上去的。”
“也有这种可能。”聂琴瞥了眼顾晨,问道:“你觉得呢?顾队长。”
“或许是吧,但至少我们在王倩这里,也得到一些重要线索,至少对凶手的印象更加深刻了。”
顾晨说这句话,其实也是在安慰大家。
毕竟寄予厚望的指纹,一下子失去了价值和意义,参与调查行动的大家,像是失去了一件珍藏很久的宝物,心里空落落的。
……
……
清和月 夜铭殇
南柯一梦
从杭城回来没多久,顾晨便直接去往市局技术科,而派丁警官和吴小峰去调查王倩当年的店面情况,主要是问清楚当年市三中对面几家店铺的老板娘,是否跟王倩讨论过当年浮尸案的问题。
也是为了求证王倩的供词。
虽然顾晨对王倩这条线索不抱希望,但必要的补充调查还是需要的。
陰徒秘事 空空
也是在大家返回江南市的途中,顾晨接到了高川枫打来的电话,说是在掌纹方面取得一定进展。
因此顾晨和团队成员一回到江南市,首先没有返回芙蓉分局,而是直接去往市局技术科。
来到检测室,刘法医和高川枫已经在那等候多时,见到顾晨的第一时间,刘法医便一把拉住顾晨往里走:“顾晨,你跟我过来。”
“是有发现吗?”顾晨问。
刘法医将其中一份资料丢给顾晨,道:“之前我们一直在研究指纹方面,但是听你从杭城那里打电话说,指纹可能是购买之前留在上面的。”
“所以我就根据你的想法,立即将注意力,全部放在这两小块掌纹上,这次正好有一位老专家在江南市交流学习,而且在指掌纹比对方面颇有研究,所以我向他请教了相关的东西。”
“所以有突破了?”顾晨问。
刘法医淡淡一笑:“你猜?”
“看您这表情就知道了,这还用猜?”顾晨从刘法医的表情中看到了希望。
刘法医也是狠狠点头:“没错,是有突破,好在20年前,为了从粘连在一起的胶带中剥离出这两小块掌纹,我和刑侦队的那几个男子汉,还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指了指资料上的图片信息,刘法医又道:“这两小块掌纹的提取质量很高,也十分清晰,这是那位老专家给出的评价。”
“刘法医。”顾晨闻言,也是默默点头:“我知道,就全国来说,掌纹库的建设尚处于初期阶段,我们江南市的掌纹库样本也不算多。”
“但是对比起来也是具有相当的难度,更何况还是20年前的样本。”
“这个现在不用担心了。”刘法医瞥了眼身边的高川枫,招招手道:“高川枫,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赶紧把资料拿过来啊。”
“哦哦。”有些发愣的高川枫闻言,这才小步快跑到几人身边,将手里资料交出道:
“这个是我们这两天,根据那位老专家的建议,把这两小块掌纹录入进去后,进行的信息匹配,而且很快就跳出了几条相似度很高的信息。”
“后来经过那位老专家的人工肉眼识别比对,他锁定其中一个男子,他的匹配度就很高。”
“原来是这样?”顾晨闻言淡淡一笑,忙问道:“那之前为什么没有匹配成功?是因为掌纹库信息有限?”
“对。”刘法医淡淡一笑,解释着说道:“之前的信息库,很多都没有入网完善,这次在老专家的帮助下,拿到了许多新的掌纹信息。”
“这次对比之后,也是千挑万选,总算在那位老专家人工肉眼识别比对中找到了相符的一个。”
高川枫笑笑说道:“用人工肉眼识别比对,我们普通人还真有点头疼,但是那个老专家比较神了,他正好是专门研究这方面课题的,所以很快就找到了相匹配的一个。”
顾晨翻看着手中资料,问道:“所以这个叫张泉的男子,就是胶带上掌纹匹配的那人对吗?”
“对。”高川枫将两小块残缺的掌纹,用笔勾勒出来:“你看见没?掌纹走向虽然有残缺,但是弥补起来,再根据掌纹纹路走向,还是可以将这些断缺的部分连接起来,这也就是那位老专家的高明之处。”
“之前我们认为提取到的掌纹其实效果并不理想,但是到人家手里,掌纹就能被玩得出神入化。”
“而且现在许多地方都开始建立掌纹库,所以说,这次能找到这个叫张泉的人,属于瞎猫碰上死耗子。”
“跟你上次一样?”顾晨闻言,也是喜出望外。
有了这条线索,寻找起来,效率将大大增加。
卢薇薇从顾晨手里接过资料,翻阅起来发现,这名男子此时就住在江南市。
可再一看,顿时眉头紧蹙:“这人还是个公司大老板?”
“没错。”刘法医微微点头,解释说道:“这个叫张泉的男子,现在生意做的很大,家境殷实。”
“但是根据我们的反复核对,他的掌纹信息,与我们之前从胶带上提取到的两小块掌纹信息进行对比后,几乎是完全一致。”
“把他叫来问问就知道了。”顾晨低头看表,此时已经是下午4点。
卢薇薇问:“现在吗?”
顾晨思考片刻,又改口道:“还是先等等吧,不要打草惊蛇,先调查一下张泉,再做结论。”
“我觉得这样可行。”王警官非常赞同,于是掏出手机,将资料上的文件信息,全部拍摄下来。
随后发送给何俊超,准备让何俊超调查一下这人的情况。
完成全部操作后,顾晨与刘法医握手道:“刘法医,这次多亏你。”
“哪里话?”刘法医眉头一蹙,也是颇为感慨:“这起案件,横跨20年。”
“要是当年有这么完善的信息就好了,可惜了,让漏网之鱼潇洒了20年。”
“如果凶手真是这个叫张泉的人,那只能说明,是我们调查人员的耻辱啊。”
“放心吧刘法医,事情交给我们。”顾晨非常理解刘法医此刻的心情。
要凶手真是这个张泉,那么现在作为一名企业家的张泉,的确是对当年付出辛苦调查警员的讽刺。
时不我待,顾晨带着资料,以及刘法医的交代,火速返回芙蓉分局。
而此时此刻,何俊超也在紧锣密鼓的调查张泉的信息。
见顾晨几人已经赶到,何俊超也是打上一记响指道:“你们要的东西,我已经整理好了。”
“这么快?”卢薇薇颇感意外。
何俊超则是一脸嘚瑟:“你们见过我何俊超何时慢过?或许这工作对其他人来说是个挑战,但对我何俊超而言,so easy。”
“瞧把你嘚瑟的,都快上天了吧?”卢薇薇没好气的走到身边,低头一瞧。
錯愛:拿什麽來愛妳 已心
何俊超立马将页面翻滚起来,并随口介绍着说。
“这个张泉,别看他现在有家挺大的工厂,当年他可是有诈骗经历的。”
“诈骗经历?”闻言何俊超说辞,顾晨忙问道:“你是指哪方面的诈骗?”
“呃,当然是多次骗车当车的经历,我这上面都有整理。”
话音落下,何俊超立刻点开其他整理好的资料说:“我围绕张泉的个人经历进行调查发现,早年这个张泉也是个小混混,发现他有多次骗车当车的经历。”
点开下一页,何俊超又道:“看见没?这是我从资料库,调取到当年同事的笔录,还真要感谢那些把基础工作做得扎扎实实的同行,当年的笔录非常详实,这才能使我们找到突破口。”
顾晨努力翻看着卷宗,嘴角也是微微扬起:“这家伙,20年前就是个诈骗高手啊?”
“可不是嘛,你别看他现在风风光光的一个人,可当年诈骗的这些案底,他是无法消抹干净的。”何俊超将资料点开下一页,又道:
“看见没,根据当年同事的案宗记录,进行询问笔录的是一家商行的老板,他就说了,一名男子把车开到商行典当,并提交了车辆行驶证、车主身份证、车辆购置附加费缴费凭证等,那是他第一次当。”
“原本约好一个月来取,结果过了一个星期就把车提走了,又过一个星期再次来当车,之后一直没有取走。”
“后来这商行老板发现这辆车是套牌,所有手续都是假的。”
“所以商行老板选择报警,根据警方当时对商行老板的问询发现,那名当车的男子30多岁,身高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操江北口音,相貌与假身份证上一样。”
“后来民警对桑塔纳轿车进行了非常仔细的勘查,但是由于距案发已一年半,多人接触过这辆车,所以没有发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顿了顿,何俊超又道:“这些都只是20多年前的记录,也就是在鲁俊被害之前所发生的一些情况。”
“那时候的张泉,基本上就靠这种诈骗生活了。”
“那当年就没录入指纹吗?”卢薇薇问。
何俊超淡笑着解释:“当时的重中之重仍是指纹,可是随着指纹技术的发展和各地指纹库的建设,我们江南市警方也没有停止过指纹比对的工作,但一直没有比中。”
“更何况,当年鲁俊被害之后,刘法医在胶带上发现的指纹,也跟张泉无关。”
“先不说这个,说说张泉诈骗的情况。”顾晨说。
“好嘞。”何俊超也不像把话题岔开,直接又将资料翻至下一页。
“看见没?当年的造假技术还是挺厉害的,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些年来,只要听说哪里发生了出租车抢劫案,我们江南市警察就会跟鲁俊被杀的这起案件放在一起比较研判。”
“而且近几年来,我们的各项技术快速发展,虽然考虑到犯罪嫌疑人提供的假身份证上照片可能不是本人,并且照片不太清晰,但我们还是可以利用新技术进行多次查找和比对。”
“但是放在20年前,的确很难,当时的同事们鉴别那些张泉的假证件,就足够让人头大的。”
“也就这些年,张泉走狗屎运,竟然让他成为了企业家,现在风光无限,还经常做慈善,算是替自己洗白了。”
顿了顿,何俊超又道:“不过对外人来说,或许他已经洗白,但是对我们来说,案底还是能够看清楚他曾经做过些什么?”
“报案的是哪家车行。”顾晨闻言何俊超说辞,忙问道。
何俊超低头一瞧,随后再查找一番,这才说道:“叫大众之家,是个江南市较早卖二手车的地方。”
“那现在这家车行还在吗?”顾晨又问。
何俊超又是在电脑键盘上噼里啪啦的一阵操作,这才回道:“乖乖,这家车行现在在咱江南市,足足有10家分店呢?”
“那当年那家报案的店面位置在哪?”卢薇薇问。
何俊超指了指屏幕下角的地址道:“新安路,125号。”
“走。”顾晨来不及多想,刚进门没多久,此刻又要继续出发。
何俊超忙道:“你们就不喝口水再走?还有卢薇薇,你那包薯片能不能给我吃点?肚子有点小饿啊。”
“赏给你啦。”卢薇薇难得大方一次。
何俊超二话不说,赶紧跑到卢薇薇抽屉旁,将虾仁味薯片收入囊中。
……
……
另一边,顾晨驾车带着大家,一起来到新安路,125号。
此时此刻,这里早已不是当年的二手车行,而是一家餐馆。
顾晨走到收银台问:“打扰一下,请问之前这里有家车行叫大众之家,你知道搬哪里去了吗?”
“大众之家?”收银小哥闻言,直接指了指不远处的街道斜对面:“那边就有一家,不过听说大众之家的车行,在江南市开了很多家,你们要买车卖车,随便找一家就行。”
竹馬青梅兩無猜
“谢了。”通过收银小哥的介绍,顾晨已经远远看见大众车行的招牌。
此时此刻,这家名为“大众之家”的车行店面,已经是一家几百平的名车展区。
位于一处新楼盘商圈楼下。
不仅如此,门口也摆放着各种车辆,规模看起来有模有样,比较正规化。
见顾晨和大家左右观望,一名穿着制服的前台小姐,主动走出来迎接道:“欢迎光临大众之家车行,请问你们是买车还是卖车?我们这里都可以帮您处理。”
“警车也能处理?”王警官问。
女前台微笑点头:“只要是车的业务,我们这里都能够处理,甚至典当,所以请不要怀疑,因为我们车行是家老字号了,童叟无欺。”
“我找你们老板。”还不等女前台把话说完,王警官直接打断道。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